自枝

您安,这儿是自枝。

磷叶石是什么?

“在月人眼里我是宝石”
“由大家看来我是月人”
“我是什么”
不过是孤独的救世主罢了。
磷一直一直都很孤独,辰砂与安特库都是视老师比磷更重要的。虽然砂砂自身也有原因,他期待着磷能给他带来快乐,可是磷却没做到过。郭斯特我一直觉得他为磷做的很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拉碧丝。
现在也是,大家都陪伴在帕帕和黄钻的身边。只有一位因为艾库美亚等待他的黑水晶罢了。
我认为黑曾经其实是最了解磷的人,即便到现在也是如此。黑水晶原先性格和思维模式还是没有变,只是处世态度变了。包括法斯说很有黑水晶的做事风格、与法斯的相处模式也佐证了这一关点。他对小磷的看法,都是正确的。磷自身毛病和缺陷当然也有,其实最主要还是和同伴缺失了沟通。黑是宝石里面很理智的一位,他为别人思考了太多,但是他自己很少为自己想过。他对自我意识的概念也很单薄,这么容易就被艾库美亚诱导也很正常。我现在觉得他因为郭斯特、磷做了很多事也很累,现在就当好好休息一下吧。
在黑水晶挑衣服那段我都已经在怀疑了,艾库美亚是不是因为看上黑了才把他打扮的这么女性化。现在好像还是真的,他对法法说的那就“谢谢你为我带来这么可爱的妻子。”我都要被雷死。我之前在想“艾库美亚这人这么骗小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要害小磷啊,或者是喜欢黑了”。王子这人真难搞懂…。王黑这对真的是各种意义上官方认证…迷。
关于宝石的复原,红钻之后大概就是绿钻了吧。度过漫长岁月的黄钻,失去了一任又一任的搭档,最后将锆石推给波尔茨让他努力。自己作为前辈,除了帕帕拉恰无人可以倾诉,还要为后辈们负担。最近宝石们之间又内斗,这对黄钻来讲太过沉重。绿钻能回来对大哥应该是莫大的欣慰了吧。
我已经开始害怕之后的发展了💦。法斯变得太扭曲了,甚至似乎连黑的劝告也听不进去。宝石们没有上帝视角,且法斯变化太大根本无法理解现在都复合体法斯。“你可能以为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在妥善周围的人”“实际上总是有某人在推测你的想法而协助你”(插句题外话,黑说这话的表情,我都还是忍不住觉得他还在关心小法)。我觉得已经没有宝石,把他当做当初那个三百岁天真无邪的小石头了。现在都法斯法菲莱特不过是一个陌生的领导者罢了。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孤独的原因。“看啊!就算只有一个人,我所做的事也是正确的!”这句话真的,法斯太极端了,我有点担心之后的发展了。
其实他明明才是四百岁的小孩子啊。

工艺是什么世界珍宝
这两位成熟温柔的哥哥太令人心动了
我永远爱他们

到底怎么有工艺这么美好的宝物。
这辈子无法改变的心头好了。我爱死他们了…。
我好想会画画然后产粮呜呜呜。

莫桑石
法斯带领登月之后的新生宝石
外表与钻石非常相似
详细设定我过几天写?

算了吧骂一直骂黑有点过分了我觉得?
接受不了是一回事
黑又不是磷的附属品噢 他要他的“自由”也没错啊
他有这个权利 就算依靠月人也一样
他觉得他自由就好了 也就是他自己开心就好了啊

每日痛苦挣扎想磕工艺组。

💦我以后还是专心吃粮好了我再也不乱发东西了太羞耻了吧

“听着很强很认真,是一个好名字”

“听着很强很认真,是一个好名字”
这一话信息量太大了。虽然标题是失败,但是其实对于地面组是有一定的成功∶保住金刚和从磷的话套出了硬度的事情。
个人认为尤库的聪慧,多少能思考到一点关于磷的话,也能从中想到对付磷的决策。说实话没有黑水晶他们这次差一点就成功了,所以尤库其实真的太厉害了。
然后砂终于好不容易的融入到了宝石之中,我真的很高兴。明明就是这么温柔的孩子啊。
然后关于黑水晶吧,我一直都不认为他眼睛里的碎片能起到多大的作用。我不相信他与郭斯特相处这么多年一点感情也没有;我不相信他守候了法斯102年都是郭斯特残留意念驱使的结果。
安特库与凯恩戈姆最像的不是外表,也不是冬巡的寂寞,而是那极强的责任心。他明明成熟而又有担当,明明性格直率温柔的宝石,甚至还在登月之前说我走了谁来冬巡。可是现在的话吧,感觉是变得幼稚和孩子气了许多,可能是觉得有人爱他宠他还给他穿小裙子了。
我认为唯一被郭斯特驱使的情况是黑水晶提出要成为南极,艾库美亚就三分想帮他七分想利用他而对他进行洗脑。本来离开不过一百多年,也算是涉世未深,相信了艾库美亚的话。在觉得王子是拯救他给予了他新生的人,同时完全否定了郭斯特和过去的所有。但是不可否认,其实现在最幸福的宝石是黑水晶。因为他觉得他自己得到了想要的自由。
但是啊,最初帮他脱离“郭斯特”关系的是法斯啊。我觉得“黑水晶”是法斯予他最珍贵的礼物,是承认了他和郭斯特是不同的个体,他是独立自由的。“我不喜欢这个名字。”是否定了法斯对他的付出,否定了过去法斯对他的所作所为。
黑水晶以为自己脱离了郭斯特的束缚,可是他进到了另一种不自由的状态里,但是他觉得这是他思考过的结果。其实王子讲的都对,但是他把黑水晶往错误的方向倒。小黑自己想法也太简单了一点,其实想想完全否定过去也是正常的。导致他变化太大,伊尔洛大哥都在怀疑他是不是黑水晶本人了。(我也在怀疑)可是后面王黑亲亲我我的为什么大哥一脸喜闻乐见的表情啊…(。)
之前法斯可能因为安特库回不来导致脑袋不清醒,没有很关注黑水晶所以就反应平淡吧。这次法法可能会冷静思考变得理性很多,并且黑水晶一事能给他一定的改变。小法太孤独了,我希望帕帕能好好安慰他…真的。

我最爱的宝石文手呜呜呜 😭

“终究硬度五以下的都回不来了,我也是”

“终究硬度五以下的都回不来了,我也是”

安特库不会回来了,法斯也无法回到过去了。这句话真的,太心酸了,太难过了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明明是个温柔的孩子啊。

关于脆皮组。
当初的法斯打开了辰砂封闭的内心,辰砂开始期待着。可是后来他的希望得不到法斯的回应。那个小孩子已经成长了,也遗忘了,变得优秀了。可是辰砂仍旧是最初的样子。之前看过一位太太的话“以前是法斯看着辰砂的背影,现在却是辰砂望着法斯的背影。”他一定十分失望啊。对于磷的感情可能早就被消磨殆尽了。所以甚至毫不留情的用水银攻击法斯。

患医。
看到了露琪尔说“我的”。可以引申为 [我的帕帕拉恰,帕帕拉恰现在身上的价值是我的]。毕竟他之前就讲过“我希望能亲手取回他的价值。”庸医对帕帕拉恰的感情与开始想救自己搭档的感情早就发生了变质,所以只攻击帕帕拉恰胸前的晶体。而帕帕其实还是很爱庸医的吧…我觉得百年千年的感情不可能就这么没了,虽然帕帕的一个理智的人,但是也十分注重人的感情,尤其是对庸医。“想让金红石轻松点”这句话也是帕帕说的呀。而且帕帕跟庸医打架的时候眼神是不一样的,是担心和同情。

现在我要吹爆尤库麻麻!!!他真的太棒了。果然聪明又温柔,并且阅历久的人真滴不一样。仍然在劝导小磷,也明白小磷的心意。我都无法讲述尤库妈妈的好。

好的因为小黑我要再骂一句艾库美亚。沙雕王子。